工作简报 第84期 关于STEAM教育相关问题

2019-06-11阅读

工作简报 第84期 关于STEAM教育相关问题

省上申报第三批STEAM教育领航和种子实验学校的通知,很多学校和老师不明白STEAM教育理念的含义,有畏难情绪。现把关于STEAM的相关资料整理(主要资料来源于张建庆老师博客和网络),和大家共享。

 随着开源软硬件、3D打印、物联网等技术的迅速发展,世界各地的创客文化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崛起。为培养学生的创新、创造能力,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都在大力推广STEAM教育。美国美国新媒体联盟(New Media Consortium ,NMC)2015发布的《地平线报告》K12版明确指出,STEAM教育将成为未来一年到两年内对影响学校教育的关键要素。基于STEAM的创新教育作为一种培养未来综合性人才的教育模式,对于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与教育教学改革都具有重要意义。

STEAM教育理念缘于对国家竞争力能否持续保持领先的危机感,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了“科学(Science)、数学(Mathematics)、工程(Engineering)和技术(Technology)教育集成”的建议,并将之作为国家战略大力推行。进入21世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学者Yakman将艺术(Art)作为一个重要的人文社会因素加入STEM教育,发展并形成STEAM教育理念。STEAM教育综合了各相关学科的特点,将知识的获取、方法与工具的应用、创新生产的过程以及情感、态度进行了有机的统一,在培养学生创新思维与实践能力的同时,体现了一种多元学科文化的融合创新。 原身是STEM理念,即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的首字母,这是美国反思其基础教育在理工科方面渐渐呈现弱势而做出的改变,后来又加入了艺术(Arts)从而使之变得更加全面。STEAM教育旨在鼓励孩子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发展和提高,培养孩子的综合素养,从而提升其全球竞争力。 


“STEAM其实是对基于标准化考试的传统教育理念的转型,它代表着一种现代的教育哲学,更注重学习的过程,而不是结果。本质上来说,我们敢于让学生们犯错,让他们尝试不同的想法,让他们听到不同的观点。与考试相反的,我们希望孩子们创造能够应用于真实生活的知识。” STEAM课程的三个关键词是合作、支持和创新,这是一种基于项目和问题的学习,是一种建立在学习者体验基础上的学习,“基于生活的体验”应该是学习者的起点,这种学习过程包含如下环节:体验—反思—分享—整合—运用。教师在给学生做STEAM课程的时候,比如搭建一个垂直式农场,或者制作一双防滑鞋,首先是让学生要经历自己的体验,然后我们要带着学生去反思、分享、整合,最后运用,这是我们区别于传统的做实验、做手工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张老师在文章中,和我们分享了三个重要的观念,值得我们深入学习。

    一、SETAM课程中的学习者的地位和身份

在传统课程中,学习者在课堂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学生在课堂上是没有什么学习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这一点,我们只要反思一下:“在我的课堂上,学生有问题吗?有多少学生会主动提出问题?我提出的问题,学生会热烈地参与吗?”我们看到,很多学生对学科的学习,其出发点不是基于自己的兴趣和需要,而是其迫不得已,学生对于学校设置的课程和科目,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学生进入学校进入课堂,就意味着要接受学校和教师的安排,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学习什么学科,听哪个教师的课,每一个学生,都要进入到这样的安排之中。如果我们把视角转向课堂,在传统的班级学习中,我们可以清晰地梳理出学科教师、学科和学习者之间关系——这是一种线性的关系,教师、学科、学生之间是一种单向度的传递、传授关系,学生往往处于被动的、机械的学习状态,学生的主体性被遮蔽了。在STEAM课程中,学生、学科和教师,则呈现为一种三角形结构,学生居于学习的中心地位,这不仅意味着学生具有选择权,也意味着学生的学习心态和状态有了极大改变,STEAM课程中的一个基本理念是强调“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自主与合作学习”,学习者永远是学习的中心,那么老师做什么呢?

    三、STEAM课程中教师的角色

这种情况下,教师的地位和作用也显然发生了变化,他成为项目的设计者(问题的提出者)、资源的提供者和问题解决的引导者(或者辅助者)。首先,我们要设计好一堂课,通过教师的科学设计把学习的过程和机会还给孩子,不是我们去教给学生知识和技能,而是通过我们的设计让学生自己去发现、探究、合作、学习。其次,是资源的提供者,比如我们要让学生做一个垂直式农场需要的物料,以及一些背景知识的储备,这些东西如果教师不提供,学生是很难一下子就完成的。最核心的要素是教师要成为引导者,教师在课堂上应该是一种引导的状态,引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引导师(facilitator)或引导者,是一个帮助团队理解他们的共同目标、协助团队摆脱各持己见的讨论,最终达成共识并实现计划。这里需要明确的是,“最终达成共识并实现计划”的不是指导者(教师),而是团队(学习者),引导者只是去控制流程,那么引导者起到什么作用呢?会给答案吗?会给建议吗?引导者应该是“内容专家”和“流程专家”,在STEANM课程学习中,引导者不是提供内容或者答案的专家,而是“流程专家”。英语引导师的词根,其实是“助产婆”,“接生婆”只是帮助产妇进行生产,而不能代替产妇生产,在课程学习中,学生是产妇,教师应该是“接生婆”,但是在传统的课程中,我们所做的又是什么呢?我们当教师的为什么会觉得很累呢,因为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替学生去“生孩子”。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做一个引导者呢?作为引导者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第一,要接受差异和多元的观点,然后去凝聚团队、营造学习的氛围,每一个不一样的观点都是被接纳和认可的,所有的观点都有其合理性,我们要营造的这种氛围就是让每一个学生都乐于和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们鼓励每一个人都贡献自己的视角最终形成集体的智慧;第二,要求我们把控整个学习的流程,维持规则,紧扣学习的主题和目标;第三点,始终保持中立,不倾向于任何一方,不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引导者本身应该是价值中立的,让学生自己制定评价的标准,然后依据标准进行判断取舍;第四,做到过程中的公平,机会均等,每个成员都应该能够参与到学习过程中来。

作为引导者,还应该有一些基本的信念,他应该相信每个学生都是有智慧的,不管是平时学习成绩好的,还是调皮捣蛋的学困生,最明智的决策肯定是需要所有人的智慧,每个人都有倾听和被倾听的机会,你可能在课堂上会听到很多很意外很不可思议的想法,但是这个时候你要明白作为引导者你是一个中立的角色,不要去(轻易)判断好和坏,我们要去思考的是每一个观点背后的合理性。

三、STEAM课程中的问题设计

作为引导者,一个非常核心的能力就是设计问题。教师要提出有效的、有价值的问题,并通过问题的相关链接推进学习进程,推动学习者思维不断深入。教师只有要提出好的、有质量的问题,才能帮助学生进行深度思考。反思一下,我们在课堂上是不是经常会提出很多没有价值的问题,比如“是不是?对不对?懂了吗”这样典型的封闭型问题,没有什么思维含量。好的问题,一定是发散性的、启发性的、开放性的,对于学习者来说,思考这样的问题具有不确定性、多样性,因为每个学习者都可以从自己的立场、运用自己的视角去分析,从而使自己的思考具有不一样的、独特的价值。这就要求我们在设计和提出问题时,首先要清晰和简洁,使学生能够准确地知道问题所关注的核心点(目标)是什么;其次,一次只能抛出一个问题,一个活动完成后如果你有三四个问题,那每一次也只能提出一个问题;第三,为了使提问要能够激发学生思考,就要尽量提出开放型问题,最后,提出的问题要紧扣主题和目标。

在课程学习中,提出什么样的问题,这些问题之间怎么串联起来?这也是需要认真思考的,学习者的问题是分层次的,如何来区分层次?这就需要理解ORIDORID是指问题的四个层次:

Objective 客观事实,如数据,你完成了吗,花了多长时间?你测试到的数据是多少?你在制作中用了几种素材?做成了没有?

RReflective 情绪感受,做完这个活动,你们的感受是什么?在做的过程中,有什么让你开心的、惊喜的?让你感觉到意外的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你喜欢什么?

IInterpretive 价值分析,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你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关键词是为什么?

DDecisional 决定计划,决定方案,关键词是怎么做?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在一项活动结束之后,我们按照ORID的层次一步一步问下去,有助于逐步拓宽、加深学习者思维的深度,当然有的活动是很简单的,并不是所有的活动都需要问到四个层次的问题。如果是简单的、指向性非常明确的活动,可以省略前两个层次,如果是比较复杂的活动,要尽量考虑这四个层次的问题。

教师作为学习过程中的引导员,如果发现了学生的问题,最好不要直接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而是能够结合学生的具体情况,依据ORID给他抛出一个一个的问题,帮助他梳理自己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