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谈教育

2015-10-20
这几天看到特后群里大家谈到魏书生的民主管理及经验并加以膜拜,认为是课堂教学经验。可我认为 研究课堂,有两个范畴,一是课堂教学,一是课堂管理,从课堂管理的角度研究杜郎口中学,或许会有值得借鉴的发现。课堂管理,一直为教师们所忽视。有的教师重视课堂教学,不重视课堂管理,这是课堂效益不高的原因之一。 因课堂管理而闻名的改革,在我有限的视野里,魏书生最早。魏书生的“科学化、民主化”,在课堂上就是课堂管理。 但是,从魏书生起,也发生了两大误会:一是把课堂管理和课堂教学相混淆,把管理经验误为教学经验。第二,极力贬低“教”的地位和作用。魏书生令国内不少教师着迷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他追求和创造了一个近乎“不教”的神话。杜郎口中学也一样,在他们所展示出的课堂上,老师们似乎达到了“不教”境界。有位教育前辈曾说,教是为了不教。这“不教”,是教学的结果,不是教学的起点,也不是教学的方法。但是,从魏书生到杜郎口中学,情况似乎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教学几乎要被重新定义:教是不教。这种神话很荒唐,很危险,却很迷人。 神话可以天马行空,科学却需要实事求是。教育改革着迷于神话,折射出某种可悲的学风。 我们在上海看到的课堂,那一节课需要老师维持纪律?班额小,课堂好组织,教师在课堂管理上花费的管理学生精力少,因而一节课就容易出彩,如果象80人或近100人的班级,老师能上的这么轻松吗?魏书生恐怕也不行!目前象我们汉中这样的地方,一个班30多人的班级很少,城里的学校大部分都在60人以上,多点的应该是70-80人左右,尽管教育部门对班级人数做了规定。这样的大班额教学如何开展,班级如何管理,教学如何组织应该是我们研讨的重点,期待这次省上的大视导活动能够起到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