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随笔:马克思,一个很中国的名字

2021-03-03

哲学随笔:马克思,一个很中国的名字

 (2021-03-02 21:29:23)

转载

标签: 

哲学

 

教育

分类: 随笔

今天这堂课,是本学期《马克思主义原理概论》课程的起始课,这门课的教学从哪里开始呢?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从“马克思”的名字入手最合适。马克思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们听到、看到这个名字的机会实在太多了;陌生,是因为我们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我们其实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过什么样的经历,他的思想有何魅力,也不清楚他对我们今天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看着马克思的肖像,这个满脸大胡子的德国人,我就在想,这个人怎么会和中国的命运那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马克思的思想在中国大地上开始传播,到了今天逐渐深入到我们民族文化的血脉中,已超过100年了,如果没有马克思的思想,也不会有今日中国的变化。马克思的思想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中国社会历史的过程,也同时是中国人以自己特有的思维方式和传统习惯将其进行创造性地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过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典型表现,就是我们对“马克思”这个名称的翻译,当我们说起“马克思”的时候,完全是以一种中国化的方式来表达的,他姓“马”,名“克思”,我们和他好像就生活在同一个地方,说着同样的话,只是“百姓日用而不知”。

其实,按照西方人的习惯,“马克思”并不是他的名字。卡尔·马克思的全称是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德语:Karl Heinrich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卡尔是他的名字,海因里希是他父亲的名字,而马克思应该是他的姓,代表了他身后的那个家族。所以,事实上我们称之为“马克思”的这个人,其实应该是“卡尔”,但是我们已经完全习惯了“马克思”这个称呼,这个名字又熟悉又亲切,这个名字很中国。

马克思的思想最初在中国传播时,他的名字是被译为“麦喀士”的,今天听起来觉得怪怪的。从“麦喀士”到“马克思”,这个大胡子的德国犹太人,在我们心目中已经完全地中国化了。很奇怪,在很多已经被我们认识、甚至有所接纳的外来思想者中,绝大多数被翻译过来的人名,仍然带有他所处的本国文化的语脉,比如释迦牟尼或乔达摩·悉达多、耶稣、穆罕默德,还有像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牛顿、爱因斯坦,等等,一看名字就是外国人,即使像恩格斯、列宁,我们从名字中所感受到,还是一种从海上吹来的西方文化气息,而唯独马克思,几乎是一个列外,他姓“马”,名“克思”,在中国人所接受的西方思想家中,这是唯一的一个,也是最特别的一个,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具有创造性的翻译。

我们常常说人如其名,这个解释用在“马克思”身上,真是名副其实。从汉字的意义上分析,“马克思”蕴含了三层意思,第一是“马”,“马”在中国文化中,不仅是一种动物,进入了中国文化的十二生肖中,而且还代表了一种精神,我们一说到“马”,就会想起徐悲鸿笔下的奔马,会想到作为中国旅游标志“马踏飞燕(铜奔马”,还有那么多的成语典故——马到成功、马革裹尸、金戈铁马、老马识途、龙马精神,我们还会不自觉地吟诵起“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玄惊”“万里云间戍立马剑门关”......马的形象,从来都是充满生气的富有力量的,让人感到一种凌空腾跃之势不可挡,这匹来自德国的“马”,几乎就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新的注解符号。第二是“克”,这有两个方面,一是“相生相克”之意,中国文化蕴含了丰富的辩证法思想,所谓“反者道之动”,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核心就是辩证法,就是辩证否定,可以说中国文化与马克思的思想有一种内在的微妙的契合;另一方面这个“克”还有“克服”之意,人生在世,总是会面临种种风险、困难和挑战,马克思的一生,是不断迎接困难和挑战的一生,他有一句名言——“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这个“克”,体现在马克思身上,就是一种批判性、革命性和斗争性,马克思是一个战士,他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最坚决、最深刻、最犀利的批判,恩格斯曾经这样说过,“他(的一生)可能有过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第三是“思”,思者,思维也,思想也,“思维着的精神是地球上最美的花朵”,“人是一根思想的苇草......思想形成人的伟大”,马克思是一个伟大的思想者,他以其思想的缜密性、严谨性、敏锐性,而远远地超越了那个时代的同行者,他以其思想的实践性、人民性和历史性,而成为时代的引领者,“马克思主义犹如壮丽的日出,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的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

这就是马克思,这就是中国化的马克思,这就是马克思的中国化。今天,我们再一次走进马克思、阅读马克思、感悟马克思,仍然会被这个名字所孕育着的人格魅力、思想魅力、精神魅力所征服,1835年的8月12日,高中毕业的马克思写下了《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马克思说,“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2021.03.02,教学深思有感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