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2019-09-01阅读

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2019-09-01 14:24:10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266   评论: 0(查看)

  最近有件奇闻,说的是一位学生把老师举报了。

  原因是这大学老师,开了一门小课,叫做“创新”,是算学分的,大家来听课,交论文,最后就为了那个学分。然而最后交论文的时候,一个女学生在论文中以“四大发明”为例讲创新。

  结果老师在QQ群里挂出了她的论文,嘲讽说这是“中学生作文”,接着说“中国历史上没有实质性创新”,“四大发明在世界上都不算领先”.....

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学生不服,吵了起来,并且把这个话题闹到了知乎,最后,这位电子科技大学的郑文锋老师,因为“师德失范”,被取消教学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资格两年。

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事情一出来,网络上舆论,大部分都是冲着学生去的,一群人煽风点火,骂学生“设计陷害老师”、“政治迫害”,破坏“学术自由”。更有人指桑骂槐、含沙射影,把矛头直指数十年前的某些事情。

  一群人如丧考妣,骂骂咧咧,说“人心不古”、“师道不存”,说现在的学生心机深沉,思想太坏,故意引诱老师说错话,并且利用网络舆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老师,

  讲道理,上过大学的人都该明白,这种所谓的“创新”课,也就是“选修课”,十有八九都是“水课”,老师台上胡说八道,学生台下混混时间,把学分糊弄过去的一种课,不至于上升到这种高度。

  但是,既然大家要把这件事情,上升到“学术自由”、“政治迫害”的高度,我就要来说点你们不爱听的了。你以为“学术自由”是什么?学术自由难道就是仗着老师的权威胡说八道?不允许学生有不同意见?不允许讨论?一言堂就定她论文的“死罪”?

  既然老师可以利用权力随意打压学生的意见,对于争议问题不加解释,对于论文“生杀予夺”。为什么学生就不能利用舆论“斗倒学阀”呢?

  做人不能太双标啊!

  有人讲了:“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还举了西方哲学家师徒的例子,可你知不知道,在中国教育系统中,老师身上的封建文人习气有多重?他们不但把自己当爹当夫子,还把自己当领导当老板,当霸道总裁,当课堂上的皇帝呢!

  “四大发明领不领先”这种事情不重要,就当不领先好了,就当落后好了;但是这位老师如何得出“中国没有创新”这种结论的?有论证过程吗?有科学解释吗?如果没有,请把这种不学术、不专业、不讲道理的话吞回去。

  这种老师,说他个“傲慢无礼”怎么了?他不傲慢,不无礼吗?老师就该高学生一头?就可以不讲道理?就可以一言堂?就可以毙掉不同意见的论文?

  你是封建帝王吗?你比秦始皇还凶啊!这不是“学阀”作风,又是什么?

  有人说,大学是“学术自由”、“思想自由”的地方,你扪心自问,说说人话——大学课堂上,导师制的积威下,学生有什么“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只有学阀老爷的思想自由!

  既然是学术争鸣,那请老爷们也放下架子,好好和学生们讨论讨论啊。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

学生能不能举报老师?

  诸位可能离开学校很久了,忘记了学生面对老师是个什么状态了。

  中国的大部分学生,其实都是乖孩子,可能会偷懒,可能会贪玩,可能会投机取巧,但在面对老师的时候,很少有敢于当面反抗的。不记得被某些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们逼成抑郁症、自杀轻生的那些孩子吗?

  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老师的权威其实是日益提升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在义务教育阶段,老师都是可以讲道理的。而高校教师、研究生导师的权威,那就是不容质疑,为什么?因为你的论文、成绩、学历、学位都在他们手里,有半点不从,就有可能毕不了业,十年寒窗白辛苦了。

  另外,大学老师也是普遍在课堂上最“不务正业”的一个群体,无论工科、理科、文科、商科,都有很多老师,上课的时候不讲正经的学问,不传授知识,而是信口开河,攻击国家和政府,搞逆向民族主义,传播“河殇”那一套价值观——但凡中国的,都是过时的、僵化的,但凡国外的,都是先进的,优秀的。中国出不了成果,都怪体制;中国出了成果,都是山寨抄袭;反正生为中国人,就有原罪。

  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是工科生,想着修一门文学类的选修课,于是就选了一个“欧美文学鉴赏”的水课。那位老师的名字不记得了,就记得他大腹便便,满脸油光,开口就怒喷中国没有文学,中国没有艺术,中国更没有人文关怀。说我们缺乏基督教文明的洗礼,缺乏“赎罪”的思想,更缺乏对敌人的宽恕和理解。

  正在他怒喷抗美援朝的时候,侮辱烈士的时候,一位女生怯生生问他:“老师,你说我们中国人缺乏爱和包容,那你为何对烈士如此刻薄呢?”这老东西勃然大怒,指着那位姑娘:“你懂个屁,你个被中国酱缸文化玷污的废物,给我滚出去!”

  然后我们全班一片嘘声,很多男同学更是挑衅说:“老师,你的爱和包容呢?你的言论自由呢?”我们收拾起书本,纷纷离去,再也不听他的课。这是我学生生涯中,参与过的第一次抗议。

  实际上,这位老师并不是个例,我们学生生涯中,遇到过很多这样的老师,有的甚至是思政老师,一边划着马克思主义的考点,一边怒骂马克思都是骗人的,中国迟早药丸。

  这种人,真的很多,比如那种“水课”的老师,自己选课题的时候草率随意,教授的时候自立标准,信口雌黄,根本没有严肃的学术研究和逻辑推导,故意标新立异、哗众取宠,散布媚外言论。然后却要求学生按照他的“学术标准”去完成论文?还能要点脸吗?这有“学术自由”吗?

  作为一个老师,你自己说话不严谨,满嘴跑火车,立论绝对而极端,还怪学生“设计陷害”?还怪学生“利用舆论”?蠢货掩耳盗铃,还怪别人“钓鱼执法”?

  你在课堂上装x胡扯,不就仗着你是教授,你是研究生导师,你掌握他们的成绩,没有人敢怼你么?

  香港废青是怎么诞生的?就是因为高等教育缺乏监督造成的。香港的教材,可以故意歪曲历史,宣扬分裂,宣传“港毒”言论,香港的大学老师可以在课堂上肆无忌惮讨论“港毒”、攻击大陆、污蔑国家政策。学生长此以往、耳濡目染,丑恶的种子种了下去,自然会长出丑恶的花朵。

  长久以来,很多人呼吁的“学术自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学术自由”,他们想要的是“造谣无罪”、“反华无罪”、“恨国有理”。这才是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你去看看那群口口声声“学术自由”的人言论成果,有几样和“学术”相关?

  X腾飞、X佳良这等人物,很学术吗?

  幸亏我们学生敢于反抗、敢于争论、敢于举报,才能让这些人滚出教师队伍,还学校一片真正“学术自由”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