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长运:说一说“方方日记”错误的“理论”基础

2020-04-15

蔡长运:说一说“方方日记”错误的“理论”基础

2020-04-15 10:05:0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蔡长运

点击:469    评论: 0 (查看)

      1

  最近“方方日记”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个日记,在社会上形成批评与推崇的两个誓不两立的阵营。为什么“方方日记”能蒙蔽很多人(特别是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也就是现在五六十岁的“知识分子”)呢?“方方日记”做为一种反映武汉、湖北、以及全中国的抗疫斗争的一种“文学”形式,都底错在哪里呢?其实,就算她的动机和立场都没问题,她所遵循的理论基础就已经是错误的了。方方她们所用的理论基础(或者叫做“思想方法”)正是“唯心主义”、“形而上学”、“机械唯物主义(也叫庸俗唯物论)”。总之,都是违背辩证唯物主义的,是骗人的。下面就谈谈这个问题。

  一、文艺是要为人的生活服务的。

  文艺是人的头脑、思想、心的产物。而头脑则是用来指导人的行动的;人们的实践应该在自己心的作用下、文的引导下更加合理、更加成功。这就是人的“心”与“物”(客观实践)的辩证关系。

  所谓的文艺,是要为人们的现实的生活服务的,是用来鼓动和引导人们向前奋进的(如果是干扰、破坏、阻碍人们的生活,阻挠历史的前进,那就是反动的东西)。要为人们的现实生活服务,就要歌颂真、善、美;同时也要批判假、恶、丑。两者缺一不可。如果只有对正确的事物的歌颂,而没有对错误的事物的批判,其所歌颂的正确的事物永远也树立不起来。如果只有批判与揭露,而没有去弘扬应该弘扬的东西,人们就会看不到希望、找不到奋斗的方向。比如,要想歌颂人们义无反顾的抗疫斗争,要想促进人们去战胜病毒,就必须得批判像方方这样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扰乱军心和民心、喝倒彩式地宣扬失败主义。

  二、文艺,一定要来源于生活,还要高于生活。

  所谓的要来源于生活,就是要坚持唯物主义!就是要真实、要接地气、要从实际出发、要能被普通的群众所理解;就是作家要深入到人们的火热的奋斗生活中去(也常叫体验生活、采风);要真实地反映人们的情感,而不是凭道听途说搞创作。

  别人的说辞是他当时当地的思想的产物;是从那个人当时的历史条件出发;是有其特定的看问题的角度与立场的;任何人看问题都是只能看到事物的一个侧面的;都是有其局限性的。比如说盲人摸底象,某个盲人说:“象就像一根柱子!”作家、理论家、学者、画家,不能坐在办公室里,不去考察现实中的象的生活,不去真正地认识象、分析象,而就依据这一句话,就把象描述成一根柱子吧?又比如:有人当时刚好身处在晚上的时间,然后在朋友圈中说自己周围一片黑暗。你不能就依据他所说的而把整个地球都描述成一片黑暗吧?

  所谓的高于生活,就是人类的“文”要反作用于人的客观的实践;使人们的实践能够更顺利、更安全、更成功。这就叫辩证唯物主义!也就是说“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要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毛泽东选集第三卷861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文学作品,不能以点代面、以偏盖全、以个别代替一般的形而上学的方法描述事物;要善于发现闪光点;要善于概括和弘扬其中有代表意义的能引领人们走向光明的真善美;要善于概括、批判和揭露干扰人们正确思想的、引领人们走向失败的假恶丑……总之,要用人的主观能动性(思想、理论、政策、文化、文学、艺术……人的头脑的、心的产物)去追求胜利,去战胜现实生活中的困难。

  三、而方方的日记恰恰都违背了以上这些原则。她只有批判、揭露、纠结与消沉,而没有她认为可以歌颂与弘扬的东西;她只能看到黑暗,而不许别人说还有光明;只许她追究过去的责任(过去肯定有错误、肯定需要总结经验、肯定要有人去负他该负的历史责任),而不许别人面向未来(面向未来才是人们最根本的、最现实的、是有意义的事情);只许她躲在家里等着疫情的“结束”,而不许别人去战胜疫情;武汉全市人民、湖北全省人民、全国人民的艰苦卓绝的奋斗,对她来说都是错的、假的,只有她躲藏在自己的别墅里,通过道听途说而产生的遐想的才是真实的、对的……这种思想方法,哲学上一般把它叫做“形而上学”。

  四、鲁迅先生在论及写文章时曾说过:“要留心各样的事情,要多看看,不要只看到一点就写。”就像官僚主义者们,坐在办公室里偏听偏信、拍脑袋、瞎指挥、乱决策,一定是病态的、可恶的、一定是要失败的一样,方方坐在家里仅凭“听说”和想象写东西;还要说自己写的都是客观事实、自己代表的是真理,也一定是可能笑的、腐朽的、脱离实际的。这两种情况所用的思想方法,在哲学上都叫做“唯心主义”。

  五、就像小孩子遇到困难时、遇到挫折时,躺在地下撒泼、打滚、哭闹,而等着父母来帮助自己渡过难关一样,方方面对疫情躲在家里怨天尤人、内心纠结、意志消沉、迷茫无助……这两者都是面对困难束手无策、毫无办法、没有任何建设性的积极意义的行为;都是不知道要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思想、文学)去认识困难、制定正确策略去战胜困难、写文章引导人们、鼓舞人们去战胜疫情……这种总是被困难所吓倒、总是屈服于困难的思想方法就叫做“机械唯物主义”,也叫“庸俗唯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