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

2020-10-07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

2020-10-07 12:41:07  来源: 科学的历史观   作者:马宁

点击:240    评论: 0 (查看)

  有这样一个亚美尼亚笑话。一个男孩问他的祖父,为什么亚美尼亚还没有把宇航员送上太空。祖父回答说:"因为格鲁吉亚人会死于嫉妒。如果格鲁吉亚人死于嫉妒,那么我们就会死于快乐,而所有的土地都将留给阿塞拜疆人。"

  最近,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冲突又起。这是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之间长久以来矛盾的激化,背后也有若干其他大国的黑手。

  亚美尼亚历史较为悠久。亚美尼亚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公元前100年左右,其最大疆域曾经从今天的里海、地中海一带一直绵延到埃及。但是亚美尼亚随后走向衰落。公元301年,亚美尼亚定基督教为国教,是世界上第一个基督教国教国家。15世纪,亚美尼亚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当时阿塞拜疆属于波斯。随后奥斯曼与波斯爆发多场战争,土耳其占领着西格鲁吉亚和西亚美尼亚,并两度攻占阿塞拜疆;伊朗占领着东格鲁吉亚、东亚美尼亚和全部的阿塞拜疆。1828年,东亚美尼亚被沙俄从波斯手中夺取,许多亚美尼亚人因此迁至东亚美尼亚。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土耳其政府对境内亚美尼亚人展开大屠杀,至今土耳其政府都不承认。

  俄国十月革命和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给了亚美尼亚独立建国的机会。但是苏维埃俄国和凯末尔土耳其的联手行动,土耳其再度占领西部亚美尼亚,其余部分成立了苏维埃亚美尼亚并加入苏联。

  阿塞拜疆的历史则要短得多。历史上阿塞拜疆这个疆域的主人不断变换,11世纪开始突厥化,当代阿塞拜疆语言开始形成。16世纪后归属波斯统治,皈依什叶派。19世纪被沙俄占领。俄国十月革命后独立,后成立苏维埃阿塞拜疆并加入苏联。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有争议的主要是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这个地区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但是由于历史原因被阿塞拜疆占据。了解苏联历史的人都知道,十月革命后,在斯大林的主持下,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联合组成外高加索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加入苏联。开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被划分给亚美尼亚,遭到了阿塞拜疆的强烈反对;1921年,这个地方又被重新划归了阿塞拜疆。即使在苏联时期,亚美尼亚也一直拒绝接受这个决议。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搞改革。1988年2月20日,卡拉巴赫地方苏维埃领导人投票决议将自治区并入亚美尼亚 。此举遭到阿塞拜疆的强烈反对,也没有得到苏联最高层的支持。同月,该地区亚美尼亚族和阿塞拜疆族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许多亚美尼亚族人被害。阿塞拜疆的大部分亚美尼亚人被迫逃回亚美尼亚,大部分亚美尼亚的阿塞拜疆人也被迫返回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逐渐失控,以至于莫斯科于1989年1月暂时接管这一地区。事态的发展使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对苏联中央政府感到失望,冲突愈演愈烈,最终事态随着苏联的解体失控。

  土耳其、一些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支持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的主要支持者是俄国。尽管亚美尼亚的武器装备和部队人数都弱于阿塞拜疆,但是却取得了胜利,占据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

  纳卡地区从来没有平静下来,零星冲突不断。这次重新爆发冲突,不仅仅是历史冲突的延续,还添加了新的内容。这些年来土耳其不断寻求在地区的存在感和霸权,已经成为该地区的首要搅屎棍。亚美尼亚横亘在土耳其与中亚国家之间。由于土耳其与亚美尼亚之间的世仇,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虽然阿塞拜疆以什叶派为主。冲突伊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承诺支持阿塞拜疆,敦促世界各国与阿塞拜疆站在一起,进行“反对入侵和残酷对待”。土耳其并且认为,纳卡冲突再度爆发,是为了分散土耳其对驻叙利亚、利比亚、东地中海和非洲武装部队的注意力。而俄罗斯为了遏制土耳其的势力,与亚美尼亚结盟。尽管阿塞拜疆族与伊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在纳卡冲突之中,伊朗被广泛认为倾向亚美尼亚。苏联刚刚解体的时候,伊朗曾经期待出现一个新的什叶派国家。但是事实证明,阿塞拜疆是一个非宗教文化的完全世俗的社会。而且阿塞拜疆与以色列关系良好。在法国有大量亚美尼亚社区,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公开批评土耳其发表“好战”言论“鼓励阿塞拜疆重新征服纳卡”,称之为不负责任和危险的行为。法国在该地区的利益也要求法国约束土耳其。

  所以各个国家对冲突的态度,都是毫不隐讳地建立在自身利益基础上的。什么宗教、民族的认同都荡然无存。

  在欧洲和中东版图中,存在着悠久的、错综复杂的民族关系和冲突。这些冲突在某些大国的挑唆下变得更加复杂。苏联没有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民族问题,反而为后来的民族问题埋下了祸根。像俄国与乌克兰就克里米亚的纠纷,车臣问题,印古什-北奥赛梯边境问题,等等。由于历史上各个民族之间的不断斗争和迁徙,想完全按照民族成分划清边界或者决定是否独立是根本行不通的,但是仍然不断有人寻求这么去做。此外,像苏联那样动辄重新划分土地、整个民族的迁徙也是贻害无穷的。英国在撤出殖民地时也留下了许多祸根,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划分。过去有这么一句话:民族问题的本质是阶级问题。这话没有错,但是不代表民族问题就是阶级问题。解决民族问题,只有积极推动各个民族之间的互通互融,最终在一个国家内形成各个民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才可能长治久安;要实现社会和国家的现代化,让国家认同取代掉民族和宗教认同。最终,要消灭民族和国家。否则民族问题始终是个隐患。特别是在某些国家力图利用民族和宗教问题影响其他国家的情况下,更加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