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试析所谓“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2019-09-17阅读

鹿野:试析所谓“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2019-09-17 11:42:03  来源:察网  作者:鹿野

点击:988    评论:4 (查看)

鹿野:试析所谓“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日前,笔者在《爱国,到底有没有门槛?》一文中谈到,国籍就是爱国的天然门槛,如果一个中国人加入外国国籍,不再是中国人了,就谈不上“爱国”;如果希望子女加入外国国籍不再做中国人,也很难说是“爱国”;只有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冲突时,选择国家利益的才能算爱国主义者,否则,奉行“有奶就是娘,哪个国家有好处就支持哪个国家”的人,只能算是个人主义者。

  对于笔者文中的这些观点,大多数朋友是赞成的,但是也有一些朋友提出了质疑。而质疑者中的很多观点在当下社会当中也很有代表性。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就相关问题再简单的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外国人爱中国不属于“爱国”

  比如说,有的朋友表示:

  【“这种标准太苛刻了。当下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个人利益高于国家利益,难道能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是爱国者吗?”】

  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只能算是想当然,随随便便的代表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确,近几十年来,随着解构崇高,宣传个人至上的舆论话语流行,确实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由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转向个人主义。但是至少个人认为,绝大多数中国人心中仍然存在着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底线,绝不会认为“只要外国给我足够好处,我就损害国家利益,当汉奸也是完全可以的”。

  至于那一小撮奉行“有奶就是娘,哪个国家有好处就支持哪个国家”的中国人,确实不能算是什么爱国者。否则的话,历史上的汉奸卖国贼就几乎全都可以算成“爱国者”了。如果拿了外国的好处,当了汉奸,就不要怪别人来锄奸,更不要再挂“爱国”、“曲线救国”之类的招牌了,挂了也不可能骗任何人。

  再比如说,有的朋友表示:

  【“加入了外国国籍就不能爱中国吗?那为什么连毛主席都承认著名爱国华侨陈家庚是爱国主义者呢?”】

  其实,这段话混淆了两对儿基本的概念,也体现了近几十年来西方“快乐教育”思想入侵之下“教育减负”带来的基础知识匮乏。

  第一是,“爱国”与“爱中国”不是一回事。外国人当然也是可以爱中国的,但是外国人爱中国并不是“爱国”,而是属于“国际主义精神”,只有爱他们自己国籍所在的国家时才算是“爱国”。就好像笔者在之前的文章当中提到的,白求恩很爱中国,但是这是一种国际主义精神,不属于中国的“爱国主义”范畴之内。

  第二是,“华侨”与“外籍华人”也不是一回事儿。所谓华侨,指的就是虽然生活在海外,但是并没有放弃中国国籍加入外国国籍的人。我们之所以说是陈嘉庚先生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就是因为陈嘉庚去海外创业却还心向祖国,不仅没有放弃中国国籍,反而把从外国挣来的全部资产都捐献给了新中国。如果陈嘉庚像今天的某些中国人一样,把从中国获得的资产全部转移到海外,并且放弃了中国国籍加入外国国籍,那当然就不能算是爱国者了。

  还有一些朋友表示:

  【“简单的以国籍划分也是不合理的,有中国国籍的人也不一定爱中国,加入外国国籍的华人也完全可以对中国有感情”。】

  其实,这同样是一种混淆概念的做法,有中国国籍的人当然不一定爱中国,但是只有具有中国国籍的人,包括加入了中国国籍的外裔人爱中国才能算是“爱国”的范畴,包括华裔在内的外国人爱中国不算是“爱国”的范畴,爱自己国籍所在的国家才属于“爱国”的范畴。这和他们祖上是哪一国没有任何关系,本身就是爱国主义的基本内涵所决定的。

  至于一些具有华人血统的外国人是否会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也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像列宁就曾经指出过,少数民族往往比俄罗斯族更热衷于推行大俄罗斯主义,而流亡在国外的白俄也往往比所在的帝国主义国家更加狂热的反俄反苏。这是因为作为一个“异己者”被接纳,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需要用极端的行为表明自己已经和原有的群体划清了界限的。所以也有不少人认为,拥有华人血统的外国人要比其他的外国人更加反华。

  何况,如果要是以血统说事的话,那么混血儿怎么算呢?有多少分之一的华人血统就可以算是华裔呢?像美国的总统候选人之一伊丽莎白·沃伦拥有1/1024的印第安人血统,是否就可以代表黄种印第安人来统治美国呢?

  因此笔者个人认为,不看血统看表现似乎更加合理一些。既我们不应该简单的认为拥有华人血统的外国人就会对中国亲近,也不应该简单的认为拥有华人血统的外国人就必然狂热的反华,而应该把他们和其他的外国人一视同仁。只要对中国亲近我们就欢迎,只要反华我们就反对。

  二、“爱国”与“爱政府”的关系

  不过,笔者在这里重点想说的还是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每一次讨论爱国时,都有一堆人跑出来表示:

  【“爱国不等于爱政府”,“我爱小区,但是并不爱物业”,“推翻统治爱国还是维护统治爱国?推翻了国民党统治的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算不算是爱国”?】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复杂的,难以理解的问题。毛泽东主席和中国共产党早就通过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分析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做出了清晰、明确的回答。

  爱国当然不等于爱政府。但是爱国更不等于反政府。“爱国”与“爱政府”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应该看政府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一方面,当政府被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所控制,已经沦为了帝国主义侵略者的工具时,真正的爱国者就必须要反对政府。

  像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所建立起来的蒋介石集团控制下的南京国民政府,实际上就是帝国主义侵略者所控制的傀儡政府。正如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即使在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与日本侵略者之间也一直相敬如宾,从来没有将对方当作真正的敌人:

  【日本帝国主义者至今还没有向国民党政府宣战,他们说,日本和国民党政府之间还没有战争状态存在呢!国民党的要人们在上海南京宁波一带的财产,至今被敌寇汉奸保存得好好的。敌酋烟俊六,派遣代表到奉化祭了蒋介石的祖坟。蒋介石的亲信们暗地里派遣使者,几乎经常不断地在上海等处和日寇保持联系,进行秘密谈判。特别是在日寇进攻紧急的时候,这种联系和谈判就来得越多。所有这些,难道不是事实吗?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一九二一~一九四九)第二十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06,第545页】

  至于在中国侵略势力最大的美国就更不必说了,其始终不遗余力的支持蒋介石集团的统治,坚决帮助蒋介石集团镇压中国共产党等反政府的力量。就像毛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当中所指出的:

  【美国的海陆空军已经在中国参加了战争。青岛、上海和台湾,有美国的海军基地。北平、天津、唐山、秦皇岛、青岛、上海、南京都驻过美国的军队。美国的空军控制了全中国,并从空中拍摄了全中国战略要地的军用地图。在北平附近的安平镇,在长春附近的九台,在唐山,在胶东半岛,美国的军队或军事人员曾经和人民解放军接触过,被人民解放军俘虏过多次。陈纳德航空队曾经广泛地参战。美国的空军除替蒋介石运兵外,又炸沉了起义的重庆号巡洋舰。所有这些,都是直接参战的行动,只是还没有公开宣布作战,并且规模还不算大,而以大规模地出钱出枪出顾问人员帮助蒋介石打内战为主要的侵略方式。】

  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爱国者如果想推翻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能不反对蒋介石政府吗?

  相反,当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敌视政府,企图推翻颠覆政府时。爱国就必须要爱政府,支持政府抵抗侵略与颠覆的行为。

  像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美国很快就纠结了16国联军侵略朝鲜,并且轰炸中国东北,企图颠覆新中国政权。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人如果不爱政府,不支持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人民政府领导的抗美援朝运动,而与美国侵略者眉来眼去,又怎么能说自己是“爱国者”呢?

  要是用“小区”和“物业”做比方的话,也就是如果物业和小区外的强盗相勾结,小区外的强盗也支持物业的情况下,爱小区才必须反对物业。相反,如果小区外的强盗非常敌视物业,而小区里的个别业主也和强盗一个鼻孔出气,呼吁赶走物业的情况之下,真正爱小区的业主就必须和物业一起,把那些和强盗勾结的业主扭送法办。

  当然,爱政府并不是说就不能对政府提出批评建议。就好像近来在香港问题上,不少朋友认为有关方面在香港回归以后的去殖民化工作没有做好,教育、舆论、司法甚至经济等很多方面都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些善意的批评建议即使有个别不妥之处,也应该允许发表。但是如果要是和西方霸权势力一个鼻孔出气,表示支持所谓“香港民主运动”,那性质就变了,也就根本谈不上是什么“爱国者”了。

  三、必须清除卖国主义对舆论的把控

  但是,今天的很多朋友在“爱国”与“爱政府”的关系这个很简单的问题上犯糊涂,也不能完全怪他们,而是长期以来某些鼓吹卖国主义的公知和公知化的所谓专家学者把持了舆论话语,不断混淆是非的产物。

  比如说,笔者在日前文章当中所提到的那位清华大学的现任科技史系主任,某著名教授便在自己的微博上长期大放厥词,从“爱国不等于爱政府”,“爱小区不等于爱物业出发”,鼓吹中国应该走苏联解体的老路,甚至应该像伊拉克那样由美国大兵来统治:

鹿野:试析所谓“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鹿野:试析所谓“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鹿野:试析所谓“爱国不等于爱政府”

  其实,这种所谓“理性爱国”的论述连当年汪精卫的“曲线救国”都不如。人家汪精卫好歹还只是表示“在日本国力远强于中国的情况之下,抵抗也没有意义,自己的做法多少能为中国减少一点生命财产损失”,从来没有说过“因为日本比中国发达,所以真正爱国的中国人就应该欢迎日本大兵的统治,只有这样才能给中国带来进步”之类。

  可是,恰恰是这种人,却有不少竟占据了高校和媒体的高位,向学生和社会不断的推销自己的观点。十八大以来虽然其稍有收敛,但是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根本改变自己的看法,更没有受到丝毫的惩罚。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受他们影响的人产生了思想混乱,也就很难避免了。

  幸运的是,不久前,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明确强调:

  【凡是危害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各种风险挑战,只要来了,我们就必须进行坚决斗争,而且必须取得斗争胜利。】

  是的,我们必须进行坚决的斗争,必须清除卖国主义对教育和舆论的把控,舍此再无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