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现代西方经济学是“一盆浆糊”

2020-01-31

迎春:现代西方经济学是“一盆浆糊”

2020-01-31 11:28:1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1678    评论:6 (查看)

  现代西方经济学里经常用一些比喻,如“黑天鹅”、“灰犀牛”、“怪圈”、“陷井”等等。这里我们也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现代西方经济学,就是“一盆浆糊”。因为,在现代西方经济学里,没有一个科学概念,不仅不分主观作用和客观规律,也没有生产、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等有关经济现象的科学概念。这种所谓的经济学,其目的就是掩盖资本主义腐朽、没落的经济关系阻碍生产发展,掩盖资本主义社会内在的尖锐阶级矛盾,掩盖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

  没有生产的科学概念

  概念是一切科学理论的基础。科学研究不能从概念出发,但是,没有科学概念,也不可能成为科学。

  “概念:反映客观事物的一般的、本质特征。”现代西方经济学有的是现象的描述,形象的比喻和一系列数据、图表,就没有一个科学概念,因此,用形象的比喻说它是“一盆浆糊”。

  物质产品的生产,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人们生活首先就得吃、穿、住、行,就要生产粮食、布匹、住房和交通工具等,不生产出粮食、布匹、住房等,人们就无法生存。

  现代西方经济学里,没有生产的科学概念,只有“投入、产出”和“资源配置”等。

  生产是指物质产品的生产,不包括文化、教育等所谓的“精神生产”。而在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基础上建立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不仅把文化、教育等部门的收入列入“生产总值”之内,而且把政府、军队等政治、军事有关部门的收入也列入“国内生产总值”之内,可见,现代西方经济学关于“生产”概念之混乱。

  现代西方经济学所谓的“生产”,其理论基础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家萨伊的:“所谓生产,不是创造物质,而是创造效用。生产不是以产品的长短、大小或轻重估计,而是以产品的效用估计。”“萨伊这种不创造物质、只创造效用的观点,无限地扩大了生产劳动的范围——把赌博、嫖娼等活动也看‘生产劳动’,十分荒谬。”(鲁明学等著《西方经济学说史概要》)“------以西方经济学家萨伊的庸俗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不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部门,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作者,不管你是生产劳动者、资本家、总统或者妓女都一样。”(刘日新著《新中国前三十年关于计划经济的争论》)正是庸俗经济学理论这种生产不创造物质财富,只创造效用;不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造者的理论,才产生出错误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按照这种理论,只要有收入就是物质生产,因而国内生产总值指标采用货币流通量进行核算。

  按照《经济学》的说法:“投入分成三个部分:土地和自然资源、劳动、资本------资本由社会经济为生产其他物品而生产出来的耐用品组成。”(第39页)把资本说成是“耐用品”,就是把资本等同于生产资料。正如马克思所说:“-----证明现存社会关系永存与和谐的现代经济学家的全部智慧所在。例如,他们说,没有生产工具,哪怕这种生产工具不过是手,任何生产都不可能-----资本,别的不说,也是生产工具,也是过去的、客体化了的劳动。可见资本是一种一般的、永恒的自然关系”。(《马恩选集》第二卷第88页)萨谬尔森继承了西方经济学老祖宗的衣钵,把资本这样一种生产关系,说成是“耐用品”,把社会生产关系与自然关系混同,从而证明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永存于和谐”。

  “资源配置”论也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关于生产的一种说法。

  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被称为西方经济学的第三本教科书。书中的第一篇《基本概念》中就有《生产可能性边缘》一段(《经济学》第25-33页)。其中的图表把产品分为两大类产品:一类是消费物品,另一类是投资品。图表表现“各种生产可能性”,可以全部生产消费品,也可以全部生产投资品。这就是有名的“黄油”与“大炮”之间的选择。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按照再生产的过程,把产品分为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这是科学的分类;而以萨谬尔森的《经济学》为代表的现代西方经济学,把产品分为消费品和投资品。投资品是按照资本家视野的划分,不是科学的概念。

  生产可能性边缘的图表之后,就是各种曲线:什么“平滑的曲线”、“斜率和线段”等等,按照这种理论,人们可以任意选择一种“组合”,可以全部生产黄油,也可以全部生产大炮,也可以既生产一部分黄油,也生产一部分大炮等等。总之,由人们任意选择。这种所谓的“生产可能性边缘”理论,表现出作者根本就不懂物质产品的生产。

  物质生产首先要受物质条件的制约:有什么样的生产工具,才能够生产出什么样的产品;生产黄油,不仅需要生产黄油的设备,而且要有生产黄油的原料,不是人们想“选择”生产什么,就能够生产出什么产品。所谓的“生产可能性边缘”理论,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主观演绎,完全不符合生产的实际。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萨谬尔森,居然能够写出这种经济理论,反映出现代西方经济学的荒谬和庸俗。这就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资源配置”理论。

  没有生产力的概念

  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第12版)中,没有生产力的概念,有的是所谓“稀缺规律”,有所谓《生产可能性边缘》理论等(第25页)。

  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概念是:人们控制与征服自然的能力。由具有一定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的劳动者,运用劳动资料,对于劳动对象进行加工、改造的能力。

  生产力是一种潜在的能力;当劳动者运用劳动资料对劳动对象进行加工时,是生产过程,就是通常所说的生产;生产的结果是产品,劳动者的劳动物化其内的产品。

  马克思主义对于生产力的各个部分进行了详尽的分析:认为劳动者是生产的能动力量;而劳动资料是“劳动者置于自己和劳动对象之间,用来把自己的活动传导到劳动对象上去的物或物的综合体。劳动者----把这些物当作发挥力量的手段-----这样,自然物本身就成为他的活动的器官。”“各种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么生产,用什么劳动资料生产。劳动资料不仅是人类劳动力发展的测量器,而且是劳动借以进行的社会关系的指示器------在劳动资料中,机械性的劳动资料----比只是充当劳动对象的容器的劳动资料-----更能显示一个社会生产时代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特征。”(《资本论》第一卷第203页)可见,马克思对于生产力、特别是劳动资料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生产力是社会关系的指示器;而生产力是物质产品的能力,是前人积累的结果,因此,生产力的物质条件,最终决定了生产关系、社会关系的性质。可见,生产关系、社会关系不可能按照人们的意志“选择”,而是存在着“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理论。

  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与现代西方经济学在哲学上的这种根本分歧,决定了现代西方经济学根本不可能成为科学。

  《经济学》中所谓的“稀缺规律”,也是由于没有生产力科学概念产生的错误理论。

  《经济学》说:“如果资源是无限的,生产什么、如何生产和为谁生产就不会成为问题。”(第41页)这里的“资源”概念是错误的。

  “资源生产资料或生活资料的天然来源:地下资源;水力资源;人力资源。”(《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5.北京第1529页)按照马克思的话说,就是没有经过劳动“滤过”的自然资源。

  自然资源是无限的。稀缺的是物质生产品,而不是资源。

  以能源为例。在生产力低下时,人们依靠残枝败叶作为能源;生产力发展了,人们能够生产煤炭,能源增长了;生产力进一步发展,人们能够生产石油,能源更加增多了;当生产力进一步发展,人们能够利用原子能,利用的能量资源范围更进一步扩大。

  自然资源是无穷无尽的,关键在于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越发展,能够利用的资源就越多。所以,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所谓“稀缺规律”是错误的理论。“稀缺”的不是“资源”,而是生产品,因为,生产品要受生产力的制约。总之,所谓的资源“稀缺规律”,不符合实际,是没有科学生产力概念的产物。

  现代西方经济学有所谓的“资源配置”理论,即《经济学》中所说的“生产可能性边缘”理论,认为人们可以任意“配置资源”,既可以全部生产消费品,也可以全部生产投资品。这种理论的错误,也是因为没有科学的生产力概念造成的。

  生产什么产品,首先是受生产力的限制。具备什么样的生产力,才可能生产出什么产品。当前我国还不具备生产大型民用客机的生产能力,就不可能生产大型民用客机,人们不能任意“选择”。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哲学基础是历史唯心主义,与没有生产力的科学概念密切相关。

  总之,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有生产力的科学概念,而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所谓“稀缺规律”、资源配置理论等,表明它根本就不懂生产力。

  没有生产关系的概念

  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生产关系。

  “生产关系人们在物质生产过程中结成的相互关系。”(《政治经济学词典》许涤新主编人民出版社第70页)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讲到:“我的研究得出了这样一个结果----------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马恩选集》第二卷第82页)列宁对生产关系做了进一步的阐述。他指出:“在此以前,社会学家不善于往下探究生产关系这样简单和这样原始的关系,而径直着手探讨和研究政治法律形式,一碰到这些形式是由当时人类某种思想产生的事实就停留下来;结果似乎社会关系是由人们自觉地建立起来的。”“马克思关于社会经济形态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的基本思想,是在根本上摧毁这种妄想以社会学自命的幼稚道德的-------他所用的方法就是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来,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来,并把它当做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具备的原始的关系。”马克思主义正是根据生产关系的不同,把社会形态区分为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等。

  列宁还进一步指出:“唯物主义提供了一个完全客观的标准,它把‘生产关系’划为社会结构,使我们有可能把主观主义者认为不能应用到社会学上来的一般科学的重复律应用到这些关系上来。”(《列宁选集》第一卷第7、6、8页)

  而现代西方经济学根本就没有生产关系的概念,它对于社会经济形态的划分,不是按照生产关系区分,而是根据“有关生产和分配决策”的不同,把经济形态划分为习惯支配行为的“原始社会”;一种由政府作出一切有关生产和分配决策的“统治经济”;一种是价格制度决策的市场经济;而所谓的“现代的社会经济制度”,是“带有市场、命令和传统成分的混合经济”等等。萨谬尔森等还特别说明:“今天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政府在制定经济活动的规则、生产教育和保安设施、控制污染和企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在今天的美国,大部分决策是通过价格和市场作出的。”(《经济学》第40-41页)

  可见,现代西方经济学对于社会经济形态的划分,不是按照生产关系的不同,而是按照对于生产、分配的“决策”方式划分的。

  现代西方经济学划分经济类别的标准是主观的、随意的,没有客观标准;也没有揭示不同经济制度发展变化的内在联系,既不能说明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经济制度,也没有说明由一种经济制度演变为另一种经济制度的原因等,因而不是科学的经济理论。

  《经济学》特别突出所谓的“市场机制”,说什么:“我们早已知道,有两种主要的经济组织的模式:市场机制和命令机制。”“市场经济是一架精巧的机构,通过一系列的价格和市场,无意识地协调着人们的经济活动。它也是一具传达信息的机器,把千百万不同个人的知识和行动汇合在一起。虽然不具有统一的智力,它却解决着一种当今最大的计算机无能为力,牵涉到上百万未知数和关系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市场经济”概念的由来;还说什么:“斯密宣布了‘看不见的手’的原理。该原理宣称:当每个人在追求他自私自利的目标,他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去实现公共的最好的福利。在这个所有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里,政府对于自由竞争的任何干预几乎肯定是有害的。”“看不见的手的学说是一个概念,旨在于解释为什么市场机制的后果看起来如此的有秩序。”等等。(《经济学》第68、70、76页)

  西方经济学中的“看不见的手”,根本不是科学的概念,只是形象的比喻。他们根本说明不了“看不见的手”是怎么产生的?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看不见的手?是“上帝”安排的吗?这种理论既说不清“看不见的手”的“来龙”,也说不清“去脉”,因而不是科学的经济理论。

  经济科学的任务,是说明一种经济现象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说明经济现象发展变化的必然性,而不是现代西方经济学所强调的不确定性。如果经济学不能说明经济现象重复出现的必然性,那么经济学根本就不能成为科学。

  不管萨谬尔森等怎么赞美“市场机制”的“精巧”,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看不见的手有时会引导经济走上错误的道路”存在着“缺陷”,为此,又不能不引进“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经济学》第78页)“看不见的手”也好,“看得见的手”也吧,现代西方经济学的代表作《经济学》,根本说不清这些“手”从哪里来?它的发展变化趋势怎样?既说不清这些“手”的活动规律,也不能说明它的发展规律。所以,我们说“看不见的手”、“看得见的手”,根本就不是科学的经济学概念,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比喻都能成说明经济现象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那么的经济学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仅如此,萨谬尔森等还认为马克思主义按照生产关系划分社会经济形态的理论,是“一种机械的和不可避免的时间表——从野蛮到封建主义、从封建主义到资本主义、从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在20世纪,这种精确的时间表并没有应验------在1925年,一个不偏不倚的观察家会宣告,资本主义的未来是安全的和有保证的。”他们虽然承认:“美国经济在我们的整个现代史上一直受着经济周期的折磨。”但是,强调:“近50年来------经济科学已经掌握了如何运用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知识来控制衰退使它在出现后不致于扩大成为长期持续的萧条状态。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在等待资本主义在最后的危机中崩溃的话,他们就是徒劳的。”(《经济学》第1287、330页)萨谬尔森等的这些话,正好表现了他们的阶级本质和不甘心资本主义的灭亡,也是现代西方经济学不可能有生产关系概念的根本原因。

  历史发展的事实正好和萨谬尔森等的论断相反,2008年爆发的世界性经济危机,至今已经十几年了,已经“扩大成为长期持续的萧条状态”,所以,马克思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的预见,绝对不会如萨谬尔森等预言“是徒劳的”,必然成为科学的预见!可见,现代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之间的斗争何等激烈!

  没有科学的经济概念

  现代西方经济学没有科学的经济概念。

  萨谬尔森等著的《经济学》,作为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三本流行的教科书,它的第一编就叫《基本概念》,其中根本没有经济的概念。只有经济学、经济组织等的说明。

  现代西方经济学没有生产、生产力、生产关系等的科学概念,也不可能有经济的科学概念,因为,经济就是物质的生产和再生产。

  《经济学》的《经济组织的问题》一节中说:“任何社会----都必然要遇到三个基本的和相互关联的经济问题。生产什么商品和生产多少?-----如何生产物品?-------为谁生产物品?”(《经济学》第38页)现代西方经济学所说的这三个经济问题,既包括物质生产的内容,也包括生产的社会形式,就是没有经济的科学概念。

  马克思主义对于经济的概念非常明确:即指物质生产和再生产,包括与生产相应的交换、分配、消费;而且还明确指出,任何物质生产都包括物质产品的生产和社会关系的生产两个方面。

  马克思在批判蒲鲁东时指出的:“经济学家蒲鲁东非常明白,人们是在一定的生产关系范围内制造呢绒、麻布和丝织品的。但是他不明白,这些一定的社会关系同麻布、亚麻等一样,也是人们生产出来的。”(《马恩选集》第一卷第104页)就是说物质生产的过程,一方面生产物质产品,同时也生产着生产关系。美国的汽车公司,在生产汽车的同时,也生产着“老板”与“打工仔”之间的关系。

  经济是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物质生产既是物质产品的再生产,也是生产关系的再生产;是物质产品生产与社会关系生产的统一;与此相应的经济学,就必然区分为研究社会物质生产内容的经济学和研究社会形式的政治经济学;而生产的社会形式又分为封建主义经济关系、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和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等,因此,政治经济学、经济学也相应的分为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学等等。这种区分是由于研究对象的不同决定的。

  现代西方经济学极力抹杀物质生产的社会形式和内容的区别,不承认存在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的划分,更不承认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的区分。这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阶级本性决定的。现代西方经济学作为没落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反映和表现,它的全部任务就是掩盖资本主义走向灭亡的趋势,抹杀新生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与腐朽、没落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之间的界限,所以,在他们那里,经济学只有统一的经济学。因而,现代西方经济学不可能成为科学。

  现代西方经济学不仅没有经济的科学概念,也没有货币、资本等资本主义社会中基本经济关系的概念。

  《经济学》有关货币的概念是:“货币是什么?货币是交换的媒介,是支付食物、电影、汽车、学费的手段。”“货币也有行为不当的时候,当它增长速度太快,那就会导致通货膨胀。”(第95、87页)这些只是现象的描述,根本不是货币概念的科学概括;而通货膨胀则是纸币流通出现的现象,可见,萨谬尔森等连纸币与货币的区别也不懂!

  马克思主义的货币概念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这种货币本身具有价值,不可能出现通货膨胀的现象。

  《经济学》的“资本”概念是:“现代先进的工业技术是以使用大量资本为基础的:精致的机器设备,大规模的工厂,成品半产品与存货。‘资本主义’得到这一名称,是因为这种资本”。(第87页)这种把资本经济关系,说成是机器、厂房的观点,正是马克思所说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全部智慧所在。任何社会的生产都必须有工具、场所,说资本是工具、场所等,就是要论证资本、资本主义的永存。

  马克思主义的资本概念是:增值剩余价值的价值,是与工具、场所相结合的社会经济关系,而不是工具、场所本身。

  现代经济学没有科学概念的事例比比皆是,不可能全部列举,而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对于经济活动的各种现象都有科学的概念。

  说现代西方经济学“一盆浆糊”,国内生产总值指标是典型代表。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被萨谬尔森等称为“20世纪的伟大创造----没有它宏观经济学可能还在杂乱无章的数据之海中漂泊”、是“整个经济学当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第169-170、5页)现在已经被世界各国普遍采用。

  这个“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不仅抹杀了经济领域生产和流通、消费之间的区别,也抹杀了经济和政治、文化等社会不同领域之间的界限。各种类型社会部门的收支,都汇集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之内,是典型的“一盆浆糊”。

  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等指标的批判,我已经写了很多文章,如《挑战“20世纪的伟大创造”——国内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的指标》、《再论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指标》、《三论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指标》等,反复论证了这个错误指标混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之间的界限,论证了抹杀生产、流通、分配和消费之间的区别等等,这里就不重复。

  没有客观规律与主观政策的界限

  现代西方经济学也没有客观规律与主观政策的界限。

  科学经济的任务,就是揭示经济现象背后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经济政策则是政府对于经济活动的能动作用。前者是客观的规律,是一种必然趋势,不可能由政府的政策改变,否则就不成其为规律,也就不会有经济科学;后者则是人们主观行为。

  现代西方经济学不懂客观规律与主观政策之间的区别,抹杀两者之间的界限,这也是现代西方经济学不可能成为科学的重要原因之一。

  资产阶级经济学者认为,长官意志决定着经济发展,因此,现代西方经济学中充斥着主观政策和措施。

  《经济学》的第一编《基本概念》的第三章中,有一节就叫《政府的经济作用》,论述政府的三个职能:效率平等稳定。

  上述经济理论表明,现代西方经济学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科学。如果长官意志能够决定经济发展的趋势,那么还会有科学吗?科学就是揭示“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趋势”。现代西方经济不仅混淆生产、流通、分配、消费经济各个环节的区别、抹杀经济与政治、文化等社会各领域的界限,也不懂主客观的区分,这种所谓的经济学当然不可能成为科学。

  以资本主义的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为例。

  自从1825年资本主义爆发经济危机以来,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用尽吃奶的力气,千方百计要“熨平”经济周期,又是凯恩斯主义,又是新自由主义等等,翻过来覆过去,就是不能“熨平”周期。所以,萨谬尔森不得不承认:“美国经济在我们的整个现代史上一直受着经济周期的折磨。”1965年贵为美国总统的约翰逊还宣称:“我不相信衰退是不可避免的。”1974至1975年世界经济危机的事实,再一次粉碎了总统大人的梦想。作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萨谬尔森夸口说:“近50年来有了什么变化呢?-----经济科学已经掌握了如何运用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知识来控制衰退,使它在出现后不致于扩大成为长期持续的萧条状态。”(第328、330页)2008年的爆发的经济危机,距离今天已经十几年了,世界经济还处于萧条状态,又一次粉碎了他的梦想。

  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出于他们的阶级本质,必然迷信长官意志,认为他们的政策可以改变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我们的任务就是不断地用历史事实,论证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的科学性,用这种科学的经济理论武装群众。

  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本质

  为什么现代西方经济学没有科学概念,而成为“一盆浆糊”呢?这是由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本质决定的。

  作为资产阶级的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认为一切经济活动都是赚取利润;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都是收入的创造者。所以,把生产、经济等都看作是投入产出,有收入就是生产。

  现代西方经济学作为没落、腐朽的资本主义在理论上的表现和反映,它的使命就是掩盖资本主义的性质、掩盖资本主义即将灭亡的历史命运,因此,现代西方经济学根本不可能客观地反映资本主义生产、经济的真实面目。

  总之,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本质决定了它必然是“一盆浆糊”。

  为什么现代西方经济学在我国竟然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而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却被抛弃了呢?因为,经济学是经济关系的表现和反映。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制度由社会主义公有制,逐步“改革”成为了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作为这种经济关系的表现和反映,只能是现代西方经济学,而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

  一些人为什么会接受“一盆浆糊”的现代西方经济学呢?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由于阶级立场决定,他们必然接受并大力宣传现代西方经济学;而一些群众则是感受的经济现象。例如《经济学》说,货币是交换的媒介,就是人们看到的一种现象,容易接受。而马克思主义有关货币的科学概念: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就需要认真学习、思考,不容易被接受;说“看不见的手”,因为人们都见过手,有感性知识。而马克思主义的资本概念,则是一种抽象,看不见、摸不着,理解就比较困难。

  经济科学的任务,就是揭示经济现象背后的本质和发展规律,必然是科学的抽象。要使人们的认识由感性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就必须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尽管要用群众便于接受的语言、事例来说明本质、规律,但是,由感性到理性认识总需要一个飞跃,更何况是分析资本主义经济这种复杂的经济形态。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者的任务,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武装群众,不断地批判现代西方经济学,揭露这种经济理论的阶级本质,使无产阶级由自在的阶级,转变成自为的阶级,这也是文化革命的一条重要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