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生满意的课

2020-10-13

学生满意的课

 (2011-12-01 21:59:28)转载▼


我希望,或者说,我渴望,我的课会让听课的人(不管是学生还是同行)产生三种感受:在听课之前,是期待;听课的过程,是享受;听课之后,是回味。甚至过了很多很多年,我的学生会说,张老师的课,我很喜欢,一直想要有机会再听一次。今天(11月25日星期五)是湖州二中110周年校庆系列活动之——名师授课展示活动——的最后一天,上午听了老丁和小潘的两堂历史课,意犹未尽。下午轮到小何与我开课,小何上高二《生活与哲学》中最具挑战性的一个内容——《矛盾—对立统一》,我上高一《经济生活》第八课的《国家财政》,上完后徐老师问我,感觉如何,我骄傲地说:“近乎完美”。

还记得羊刚老师的讲座——“为学生上课”。所有的课都是为学生上的,为学生上课,上学生需要的课,上学生喜欢的课,学生满意的课,这就是我现在的愿望。站在讲台上,我知道下面一双双热切切的眼神,他们的期待、他们的未来,他们内心需要唤醒的东西和需要释放的能量。为学生上课,是我站在这个讲台上的信心之所在和喜悦之泉源。我在学生的目光中读到了让自己放心的温暖感觉;课后,从同行们的评判中,我也获得了一种让自己欣慰的享受。生活是美好的,教学也是美好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只是为了看阳光,而是为了体验一种幸福的生活,如果我们以这样的心态来认识和安排自己的教学工作,如果我们能够以这样的精神状态走进课堂,走向学生,那么我们就会真正体会到——教师这个职业的幸福感。

一个老师总是患得患失,目光常常游移不定,心总是向往着课堂之外的世界,那又怎么能够在这个讲台上站得安心呢?我的自知之明在于——因为我知道,我的能力和爱好就是这三尺讲台了,这是我的舞台,也是我的世界。既然站在这个讲台上,而且还想要继续站下去,那总得要站得直一点、稳一点、自信一点,绝不得过且过、敷衍了事。老丁也有同感,“现在我们已经一把年纪了,还能够做什么呢?既然上了这么多年的课,而且还要吃这碗饭吃下去,总要有个样子,对得起学生,对得起自己,这是最重要的。”其实,当我们这样想、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已经将自己的生活和教学、将自己的生命和教育、将自己的精神世界和学生的未来,连接起来了。

齐邦媛先生说,“教书实在是充满乐趣的事业,你一走进教室,听到一声‘立正敬礼’的口号,看到一屋子壮汉‘刷’地一声站起来,心智立刻进入备战状况,神态清明,摒除了屋外的焦虑,准备挑战和被挑战。”(《巨流河》P217)

齐邦媛先生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说过,“我在台湾讲授此课(英国文学史)将近二十年,是一生最好的时光”,很多年之后,当我慢慢地进入老年的夕阳下,坐在黄昏的晚霞中,我会不会也有这样的满足和遐思呢?

 

今天,除了我们学校政治教研组的老师外,语文、历史组的几位老师也来听课了;外校的老师也来了很多。课后研讨,大家都是赞赏尤嘉。孙老师说,“张老师的课我们想学都学不来,只有仰望了,刚才我们还说要把你的课件拿过来用一用呢,现在不敢了,就是拿着你的课件,我们也上不出这样的效果来”。王老师说,“二中的学生听张老师上课,真是有福气。”五中的郭老师说,“张老师不仅把把抽象的理论阐释得如此生动,而且还充分注意到了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的渗透,看似无意,其实又很有心机,许多点睛之笔,非常发人深省。”

宣老师在点评中说,“今天张老师的课为我们呈现了一位优秀教师的风采,我在宁波听了省里的优质课,上的也是这个主题—国家财政,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上得这么出彩,听课的老师一个下午听了四节财政的内容,昏昏欲睡,很受罪。但是,今天听张老师的课,却是享受。这堂课有三个亮点——高度、深度和广度,有了这三个维度,课就有了内涵。这堂课是一个很有包容性的空间,很宽敞,容量大,每一个人在这个空间里都可以自由发挥,都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那种舒适感觉。这堂课的立意高、起点高,从对财政的概念着手,将经济和政治打通,这是大家都想不到,而且这堂课的思想、德育教育的体现非常充分、丰富,在三维目标中,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是最高的目标,也是最难处理和达到的目标,张老师是从这个最高、最抽象的目标入手,然后‘势如破竹’,顺势而下,酣畅淋漓;从深度上说,这堂课对教材的驾驭非常娴熟,我们一般都是按照教材的内容来上的,先讲什么是财政,接着是财政的作用,最后分析财政收入和支出的关系,以及收支平衡的问题,张老师将教材的结构打破重组,有勇气有胆识,更可贵的是,他能够将这些枯燥抽象的东西讲得通俗易懂,就好像用了一架望远镜,把很远的事物拉到了学生的面前,大家一看就看清楚了,深入浅出;第三个亮点是广度,这堂课不仅容量很大,而且教师的视野开阔,很多东西信手拈来,欧洲债务危机、美国的债务问题、地方政府三公支出、校车安全,这么多时政方面的材料。用得非常准确、恰当,真让我们惊讶。”

小何在后来的交流中说,“说你的课学不来是错的,这样的说法,把‘学’简单地理解为模仿。是的,你的课是别人模仿不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优秀教师的课都是别人学不来的。因为你们之所以优秀,就是因为自身与众不同的地方,邯郸学步不可取,还得一切从实际出发,寻找自身的特点(长处)发扬之。与你多年多次课堂教学的琢磨,发现仅仅模仿那是低层次的,应该彻底的学习,学习你的精神。我认为你的教学理念就是‘生活即课堂,课堂即生活’。你读书、思考,把这些融汇课堂教学中,完全可以说你的生活就是为了教学,你的生活就是教学的准备或延续,‘生活即课堂’;学生在你的课堂中学习的知识、思考的问题都是来自生活,或是他们感受到的现实生活的深入理解,或是他们熟视无睹的社会现象的重新审视,‘课堂即生活’。”

  许多老师问我,“今天这堂课,张老师是这么准备的?”

  陈老师在边上说,“他不用准备的,张老师平时上课,就是这样的,所以,他的公开课就是常态课,他的常态课就是公开课。”

我想起了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讲到的“一位有30年教龄的历史教师”,他上了一节非常出色的公开课。听课的教师和视导员本来打算在课堂进行中间写点记录,以便课后提些意见的。可是他们听得入了迷,竟连做笔录也忘了。有位教师问他化了多少时间来备这节课。那位历史教师说:“对这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而且,总的来说,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的。不过,对这个课题的直接准备,或者说现场准备只用了大约15分钟。”用一生准备一堂课,这个回答使人惊讶,更使人敬佩。其实,他的秘诀就是“每天不间断的读书”,“一些优秀教师的教育技巧的提高正是由于他们持之以恒地读书,不断的补充他们的知识的大海。时间每过去一年,学校教科书这一滴水,在教师的知识海洋里就变得越来越小。”

其实,说到今天这堂课,也可以说没有什么准备,也可以说是精心准备。本来我今天下午是准备面向高三的学生和同行做一个关于高考试题分析研究的讲座,因为这两天—星期四和星期五,高三年级接到通知,要参加省里统一的调研考试,所以我的计划只有改了。这个星期高一的《经济生活》模块正好上《国家财政》,这一个的思路,我早已考虑成熟了,至于准备课件和收集材料,也准备了一天的时间。

今天上课的感觉真的是很美好啊,下午上课的时候,发现后面有学生在拍照,仔细一看,是在浙师大读书的两位原19班的学生,嘿嘿,真是开心。小树说,“张老师,今天又听到你的课了,真是意外之喜啊,想不到还有机会听你的课呢。”这可是对我最好的褒奖了。

走出教室,走在初冬的校园里,看着四周的景色和蔚蓝的天空,突然想起了庄子的《庖丁解牛》,我忽然理解了“庖丁”的心情——“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