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极品“双标狗”:变异后沙:极品“双标狗”——变异新冠病毒可不能叫“英国病毒”新冠病毒可不能叫“英国病毒”

2021-01-01

后沙:极品“双标狗”:变异后沙:极品“双标狗”——变异新冠病毒可不能叫“英国病毒”新冠病毒可不能叫“英国病毒”

2021-01-01 09:30:21  来源: 后沙   作者:后沙

点击: 909    评论: (查看)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在西方失控,我们已尽情欣赏了形形色色“双标狗”的表演,网上也有狗狗与西方遥相呼应,甚至连给畜群使用的“群体免疫”手段也被夸为“更高级的人道主义”。

  这种背离道德和智商底线的言论,除了为西方洗地,真正矛头指向何方?它们心知肚明。

  在2020年即将结束之际,一只极品“双标狗”在英国出现了。

1.jpg

  英国出现传染力极强的变异新冠病毒后,WHO将起源地列为英国,不少媒体也引用了这种说法。但英国右翼政党独立党(UKIP)成员,欧洲议会前议员罗杰·赫尔默却急了。

  12月28日他发推呼吁外界不要将变异新冠病毒称为“起源于英国”,这只是“在英国发现”,完全是两码事。

  很快啊,许多欧洲网友就纷纷发现,这位英国政客4月份却说过:“它起源自中国,它就是ZG病毒”,当时他转发了一条特朗普的推特。

  早在3月17日,他也有类似言论,说就像西班牙流感、印度玉米,法国奶酪,智利葡萄酒,它仅仅是指原产国。

  到6月份,罗杰·赫尔默还是这副腔调,用恶毒攻击中国的手段,来掩饰英国抗疫失责。

2.jpg

  等到变异新冠病毒被确定来自于英国时,他却像失忆症病人一样,说“不能将最先发现的国家称为起源地”。

  一位受过教育的成年人,一位英国政治人物,只要对比一下他今年的言论,网友就会发现他的双标到了何等丧心病狂的地步?然而,他又是如此心安理得。

  “双重标准”迟早会令西方的道德光环消灭,对于政客个人来说,也会令他们的公信力走向破产,如果他们有的话。

  先说个人吧,双标对罗杰·赫尔默意味着什么?这是他必须学会的西方政治圈生存技能。

  媒体上介绍他是“右翼政党独立党(UKIP)成员,欧洲议会前议员”。其实他曾经是保守党成员,1999年-2012年期间他一直在为保守党工作,2012年跳槽到独立党(UKIP),这并不是他的政治理念有什么变化,而是个人利益驱使。

  在UKIP,他也是拿双标当饭吃。一会同情同性恋,一会羞辱同性恋(2014年要求英国国民保健服务系统(NHS)资助“治疗同性恋病 ”);一会谴责强奸犯,一会又称妇女被强奸也应承担责任;2013年他说未成年少女在自愿前提下可以与别人发生性关系;2011年伦敦骚乱时,他呼吁军队迅速镇压袭警者和纵火犯,去年中国香港街头骚乱,他给黑暴分子打气助威……

  对这种政客来说,只要能骗到选票,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关键在于摸清大多数选民在某个阶段的投票倾向。

  2019年4月,他又脱离了UKIP(是否正式退出还不清楚),又排队去舔“脱欧党”(UKIP领袖法拉奇整合的新政党)。

  同时,罗杰·赫尔默也当选了欧洲议会议员,2017年因健康原因辞职。

  但真正原因是他涉嫌挪用甚至是贪污了欧盟公共资金,欧盟方面只是声称他违反了资金使用规则,要求他退回101364英镑津贴。赫尔默识趣,主动辞职,此事就到此为止。

  说白了,赫尔默就是个政治混混,以津贴和灰色捐赠为生(比如,港毒台毒要请他在欧洲发声)。

  他跳出来当极品“双标狗”并不奇怪,被西班牙网友骂、被德国网友骂、被法国网友骂、被英国网友骂……又怎么样呢?越骂越能保持知名度。

  问题是这样的政客在英国、在欧洲大量存在,有的不仅仅是议员,而是内阁高官。指望他们能认真对待疫情?那是多么吃力费劲的工作。

  甩锅中国、诅咒中国、诋毁中国,只需动动嘴而已,又轻松又有钱收,赫尔默们何乐而不为?

  而赫尔默们之所以能存在,根本原因是西方固有的“双标”土壤,看看它们媒体的一惯表现可以知道。

  双重标准对西方的“意义”:

  一,通过话语权优势,增加西方政治筹码,向目标国家进行政治施压,获取利益;

  二、摧毁目标国家公信力,无论对方说什么都不可信,只有CNN、BBC、美联社、路透社……才是信息权威;

  三、站在道德、人权、价值观高地发号施令--服从西方。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英国政治道德标准里,证据确凿的嫖娼者,是会被唾弃的。

  但郑文杰嫖娼被拘后,英国媒体和政客把他说成是“失踪者”,暗示中国很可怕。当广东警方不得不将其多次嫖娼视频公开后,英国又将郑文杰嫖娼事件淡化,强调“失联”,并上升到人权高度,外交大臣拉布还亲自为嫖客背书,将郑三嫖收留到英国。

3.jpg

  嫖客成了英国政客尊敬的“人权斗士”,这也是一种标准,因为郑三嫖符合英国鼓励乱港分子的政治需求,嫖娼也成为“民主”作出的牺牲。

  疫情期间,西方更是将防疫工作进行政治化处理,赫尔默精神分裂般的言论,就是最明显的反映。

  还有人比他更疯狂,威胁称“派遣炮舰向中国索赔”,指责中国“隐瞒”疫情,拼命炒作所谓的“吹哨人”议题。

  然而,变异新冠病毒9月份就在英国出现,而英国政府拖延了两个多月,直到向全英、欧洲、全球扩散趋势时,12月,英国才承认伦敦60%以上的感染都是由变异新冠病毒引起。

  这就是英国防疫的“公开、透明、及时”,一些人照样夸英国“负责任”,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欧洲。

  虽然英国是公认的变异新冠病毒起源地,但在12月23日,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还想把锅甩给南非,结果被南非打脸。

  这次“英国病毒”为什么不甩锅给中国?实在是甩不了,好气哦。辛辛苦苦隐瞒两个多月,居然一例也没有混进中国,但凡有一例,“五眼联盟”宣传机器早就发动了,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

  赫尔默原来是懂得“最早发现地不等于发源地”道理的,那他以前如此疯狂诋毁中国,是吃错药了吗?

  比赫尔默更贱的是中国那些跪拜西方者,无良大V们在网上是怎么带节奏黑自己国家的?一个比一个“思想深刻”,今天要网友反思,明天又要代表网友向西方道歉,紧密配合西方对中国的抹黑,他们可曾有半点中国人的立场?

  赫尔默双标,好歹也是在为英国辩解,网上美粉水军则是不配为人,明明得益于中国的抗疫成绩,却颠倒黑白,拿着放大镜寻找西方防疫的“成绩”,还臆想出西方的体制“优势”,自污自贱,甘当反华势力政治工具。

  最可笑的是,它们又打死也不愿去享受“群体免疫”,宁可在中国戴着口罩,“失去自由”。

  西方双重标准一开始就为全球防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干扰,像赫尔默之类的政客嘴脸,跟蓬佩奥并没本质的区别,玩火者必自焚。

  我们不指望英国政客和媒体能从赫尔默的胡言乱语中吸取教训,改用一个标准来判断对错是非。

  毕竟,对西方来说“病死事小,失节事大”,通过防疫表现,承认中国社会主义体制优越性,对西方来说是意味着体制坍塌,这对赫尔默们来说远比千万条人命重要。不然,他们怎么利用“民主制度”混为政客,东捞西偷?

4.jpg

  在赫尔默们的眼中,人权只是政治工具,仅此而已。所以,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那么就让他们继续睡。

  我们更应当做好自己的事情,西方将“双重标准”坚持下去,结局只能是害人终害己。